首頁> 新聞中心> 大益頭條
分享到
大地飄香八十載 靈葉千年益眾生——記云南大益茶業集團
發布時間:2019/6/20 11:33:31 來源:大益集團 作者:魏東月

在中國茶界,曾有一個廣為流傳的說法,“七萬中國茶企,不敵一家立頓”。時至今日,這個說法顯然已經過時。隨著近十幾年來中國茶產業的快速發展,一批優秀茶企脫穎而出,扛起了中國茶產業的大旗,云南大益茶業集團(簡稱大益集團)就是其中的翹楚。

大益集團董事長吳遠之

大益集團是一家充滿對立與統一的企業。它歷史悠久,其核心企業勐海茶廠已歷經79年風雨,即將迎來80周年大慶;它追逐時尚,旗下大益茶庭致力于打造年輕人喜愛的茶飲新空間。它業務復雜,涉足茶產業、餐飲、醫療、金融、科技、地產、文化、教育等多個領域;它目標簡單,所有業務均服務于普洱茶這一核心產業。它不失傳統,線下2000多家專營店創造全球同類門店之最;它緊跟潮流,天貓旗艦店連續多年穩居中國茶行業銷售額第一。用大益集團董事長吳遠之的話說,大益或許不是一家巨無霸企業,但絕對是一家有故事、有情懷、有成長前景的企業。


有故事有情懷的勐海茶廠


1938年,正值抗戰烽火連天的歲月,為實現實業報國理想,畢業于法國巴黎大學的范和鈞和畢業于清華大學的張石城不畏艱險,遠赴西南邊陲云南勐海縣籌建茶廠。1940年,勐海茶廠正式建成投產。這就是大益集團的起點。

勐海茶廠首任廠長范和鈞是江蘇常熟人,為北宋文學家范仲淹第27代孫。他領導建設勐海茶廠的過程頗為艱辛。其時,勐海的經濟社會非常落后,當地居民刀耕火種,在竹子搭成的棚屋里清貧度日。當地原有大大小小的茶莊十多家,都屬于私人手工作坊,生產水準低下,產銷量有限。這種狀況直到勐海茶廠的建成才得以改變。范和鈞派人到印度學習茶葉栽培及制茶新方法,自海外采購了部分制茶機械,其中有當時中國第一次進口的揀梗機,開創了云南機械制茶的先河。

從1940年到1942年,勐海茶廠通過茶葉生產和貿易為中國抗戰做出了自己的貢獻。一方面,勐海茶廠大力發展緊茶生產,保持西藏供給,穩定了祖國的大后方。另一方面,勐海茶廠生產的綠茶、白茶等茶品源源不斷銷往國外,換取外匯支援抗戰。

1942年,因日軍轟炸,勐海茶廠被迫停產,直到1951年才恢復生產。

1989年6月,勐海茶廠注冊“大益”商標。2004年,勐海茶廠民營化改制,吳遠之率團隊收購了長期虧損的勐海茶廠。自此,這個中華老字號掀開了新的篇章。

勐海茶廠現任廠長曾新生,是改制后第一批招聘進廠的大學生之一。他1998年進入安徽農業大學學習機械制茶,本科畢業后在華南農業大學繼續攻讀茶葉貿易專業研究生,2006年進入勐海茶廠工作。

勐海茶廠現任廠長曾新生

曾新生參與并見證了勐海茶廠改制后的大發展。

2006年,大益普洱茶被評為“中國名牌農產品”,并首次獲得“有機”食品認證。

2008年,“大益茶制作技藝”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

2011年,“大益”牌上榜“中華老字號”“中國馳名商標”,勐海茶廠被農業部等聯合認定為“農業產業化國家重點龍頭企業”。

2015年,榮獲“云南省人民政府品質獎”。

2016年,第三代發酵技術即微生物制茶法創制成功。

2017年,大益入選國家綠色制造系統集成建設項目,成為構建“美麗中國”的重要內容;入圍首個“中國品牌日”CCTV中國品牌榜。

2018年,勐海茶廠被評為云南省2018年綠色食品十強企業;久負盛名的“大益”牌經典7542普洱茶(生茶),被評為云南省2018年“十大名茶”第一名。

經過十余年快速發展,勐海茶廠已建成花園式工廠,現代化和工業化水準明顯提高,發酵車間大樓、成型車間新大樓、技術中心等基礎設施相繼建成并投入使用。與此同時,公司不斷引進先進設備,推進工業化進程,如引進柔印印刷設備,先進的四色印刷加上食品級油墨的采用,使得棉紙的印刷品質與效率邁上新臺階;色選設備、靜電揀剔設備和青、熟茶聯裝篩分生產線的引進,以及餅茶包裝流水線、自動稱量流水線、人工揀剔流水線、自動勻堆生產線的投產都為保障食品衛生安全,提高生產效率,降低勞動強度等提供了硬件基礎。

篩選毛茶


壓制成餅



自2009年以來,每年3月勐海茶廠都舉辦“品質月”活動,所有職工都會莊重地許下誓言,以實際行動恪守企業的品質生命線。曾新生說,作為普洱茶行業的領軍企業,勐海茶廠歷來將品質看作企業的生命之本,通過管理和技術進步不斷提升產品和服務品質,致力于滿足消費者不斷變化的消費需求。


引領茶飲新潮的大益茶庭


在勐海茶廠門口,有一座漂亮的法式風格建筑,這就是大益茶庭勐海會員中心店。

大益茶庭,是大益這家中華老字號引領茶飲消費新潮的代表作。它是大益產業鏈的一部分,是大益集團在市場結構變化中,走向年輕消費者的大膽嘗試。它以“星巴克”為對標,創造性地將茶與現代消費空間相結合,成為一種時尚的茶生活方式。

據大益集團董事長吳遠之介紹,大益茶庭的概念,始于2012年,2014年率先在韓國首爾開設全球首家大益茶庭,結果一炮而紅,大受韓國年輕人歡迎。2016年,韓國首爾第二家大益茶庭開業。同年,在上海設立大益茶庭總部,開設第一家亞洲研發中心,上海七寶寶龍店開業,從此大益茶庭的發展進入快車道。

上海綠地茶庭


勐海大益茶庭

勐海茶廠旁邊的這座大益茶庭有三層樓。

一樓,是一處極具現代格調,涵蓋了文化、休閑、飲食的創意空間。在這里可以品嘗到各種創造性十足的新式茶飲。

除了令人眼花繚亂的普洱拿鐵、普洱冰淇淋、海鹽奶蓋茶等新式茶飲之外,最出名的一款產品,叫“金普芮”。這是一款“萃取”的原味茶飲。味道的核心,依然是回味甘醇、口感柔滑的大益普洱熟茶。大益茶庭的研發團隊從咖啡制備程序中尋找到靈感,利用半自動的可變壓萃取機,配合專門研制的茶手柄,現場萃取出普洱茶的精華,濃縮成了一杯滋味濃郁的普洱茶為基底的創新茶飲。“金普芮”的誕生,是大益普洱與現代工業科技的完美結合。

勐海大益茶庭的二樓,是大益的產品陳列館,收藏著大益歷史上絕大多數產品,是大益輝煌歷史的實物見證。普洱收藏界聞名的勐海茶廠印級茶、孔雀系列、88青,以及大益改制后的所有產品,這里應有盡有,任何一個普洱茶愛好者來到這里都會大開眼界。

勐海茶庭的二樓

大益茶庭的三樓,被稱作奧秘廳,是茶行業首家數字科技體驗互動式展廳,是針對青少年開發的普洱茶奧秘體驗中心。在這里,VR、全息投影等高科技都將用來展示普洱茶的科學奧秘。如果一家三代人走進大益茶庭,相信他們會在不同的樓層找到不同的樂趣。

如今,大益茶庭在上海、北京、云南、韓國已經開設了十幾家分店。由于空間和地域的差別,它們或許只有一層,或許只有兩層,但年輕時尚的文化烙印一脈相承、清晰可見。正如大益茶庭宣傳語所說,“過去大益茶是普洱茶的代名詞;今天大益茶來到都市,定格大益茶庭,愿成為中國式新茶飲的代表。” 


掌握核心科技的大益七號院


在人們的印象中,古老的茶行業似乎與高科技很難沾邊,但所有造訪過大益七號院的客人無一例外地顛覆了這一印象。

大益七號院位于昆明經濟開發區,全名為大益集團微生物研發中心,成立于2013年10月。由于普洱熟茶發酵的關鍵就是微生物菌群,所以七號院一直致力于普洱茶微生物資源的挖掘、保護、開發與利用,進而開發健康普洱茶產品,為未來大益集團服務億級消費者的目標打下堅實的科技基礎。

走進大益七號院,會產生巨大的反差感。古老的茶文化,在這里被細分到了分子的層面。七號院主樓正門外的茶多酚分子模型讓人們感受到這里的專業氛圍。普洱熟茶的原始發酵過程,在這里被拆分、打散并重新在各類精密儀器中進化重塑。流傳在人們口中的那些普洱茶的口感、功效在這里都有專業、科學的解釋。

大益七號院

這一切都來自大益集團“科技興企”的理念。據稱,大益集團每年按銷售收入的3%-8%作為七號院的研發經費。

大益七號院現有專職研發人員40多人,他們大多年齡不到35歲,80%的人有碩士及以上學歷,專業涉及微生物學、茶學、化學、食品營養學、電腦及機械制造等。七號院設立了微生物研究室、天然產物研究室、檢測中心、中試工程化驗證研究室、科技情報信息室、項目管理部等部門,投入巨資配置了大量高精密儀器,擁有博士后科研工作站、云南省普洱茶發酵工程研究中心、院士工作站等科研平臺。

2018年3月,鄧子新院士工作站在大益七號院揭牌。中國微生物領域頂級專家鄧子新在揭牌儀式上表示,微生物研究與茶產業的結合有著非常廣闊的發展空間,工作站通過開展一些行之有效的研究,可以將普洱茶的功能、功效進行擴大、升華,從產業化方面,引領普洱茶產業的發展和科學技術的走向。鄧子新希望能夠不斷深入普洱茶生產的環節中去,利用微生物、植物等方面的研究,抓住前沿科技與數據,推動普洱茶產業更加快速健康的發展,為廣大消費者提供更多更好品質的產品。

大益在科技方面的巨大投入終于產出驚人的科研成果。2018年6月,大益首款高科技發酵熟茶益原素正式上市。

普洱茶的發酵技術,之前經歷了兩代。第一代為自然發酵,即在漫長的時間里依靠自然界各種微生物以及多變的自然環境使普洱茶自然陳化,這也是普洱茶“越陳越香”的原理;渥堆發酵是第二代,即通過溫度和濕度控制,加速茶葉陳化過程,從干毛茶快速轉化成熟茶。

大益七號院獨創的“微生物制茶法”被稱為第三代發酵技術。大益七號院采用高通量測序、大數據分析技術、純培養技術、色譜層析技術、波譜檢測分析技術等手段,對40余年“大益酵池”微生物進行研究,揭示了普洱茶渥堆過程中的微生物群落組成及其消長規律,掌握了適宜微生物生長的環境因子,如溫度、濕度、溶氧等參數,并實現了優勢、共性、有益微生物的可培養,歷時5年,終于成功創立了“微生物制茶法”。

作為全球首款采用微生物制茶法制作而成的普洱熟茶,益原素帶著科學的光環,成為市場上獨一無二的創新產品。這款熟茶菌香明顯、入口甜、無異雜味,富含小分子發酵茶多酚,口感柔和,保健功效突出,一經推出,廣受消費者好評。


繼先師絕學的大益茶道院


中國是茶的故鄉,中華茶文化源遠流長,博大精深,不但包含物質文化層面,還包含深厚的精神文明層次。幾千年來中國不但積累了大量關于茶葉種植、生產的物質文化,更積累了豐富的有關茶的精神文化,深入到中國的詩詞、繪畫、書法、音樂、哲學、美學、醫學、宗教等多個領域。



在2017年10月由大益集團和清華大學美術學院主辦的“第五屆茶境?國際茶文化交流展”活動上,中日韓三國茶道表演,成為茶境活動最為精彩的項目。此次活動的表演團隊分別是來自日本的里千家茶道院、來自韓國的休靜齋茶禮文化院以及來自中國的大益茶道院。三家表演各擅勝場、平分秋色,雖然理念不盡相同,卻都讓人賞心悅目。

2010年成立的大益茶道院尊茶圣陸羽為宗師,以傳承中華傳統茶文化為己任,以“惜茶愛人”為宗旨,以“潔靜正雅”為美學綱領,以“守真益和”為修心法則,以“大益八式”為修持儀軌,形成了一套完整、系統的茶道體系,并且建立了教學、考試、評級等多項規范與規則系統。

茶道職業化是大益茶道院弘揚中華茶道的核心途徑。以推行職業茶道師資格認證為手段,建立茶道師階位秩序,為茶人提供終身研習茶道的平臺。

茶修中心活動

大益茶道院自成立以來在全國及海外開辦各類茶道研修班數百期,累計培養學員逾萬人。他們深信,只有越來越多的茶道師的出現,才能肩負起弘揚中國茶文化的重任。

經過大益茶道院多年的努力,大益茶道已經打破了固有的常規,完美地結合了國內外多種優秀文化,走出了不尋常的道路。

2016年3月,中國茶修中心在勐海成立,致力于建設專業化、開放式及休閑體驗式茶文化發展與傳播平臺,締造高品質的茶道文化研習場所。

2016年8月,吳遠之創立“茶道認知學”,茶道擁有了認識自我的一套理論,亦可推及成為一種人類認知世界和相應學科框架的學術研究方法。

2016年10月,吳遠之撰寫的首部福音茶道專著《茶席邊的圣經》出版,中華茶道與基督圣道實現了完美融合。

2016年12月,大益首部茶庭劇公演,并取得圓滿成功。茶庭劇是由大益茶道院首創的一種新型戲劇形態,其特色是將茶、庭院、戲劇三種元素相結合,共同打造一場茶道藝術的盛宴。

2018年11月,“2018大益職業茶道師大賽” 的大師賽環節在新浪微博進行了視頻直播,全球300萬人透過網絡與現場的100多名新晉大三階茶道師一起,關注著這場被稱為“史上最難”的論茶對決……

吳遠之表示,大益茶道,上承中華數千年茶文化之精髓,下開職業茶道師資格認證之先河,將傳統文化和現代運作方式有機結合,承擔起培養茶道人才、弘揚茶道文化、傳播人文精神的歷史使命。


行善要及時的大益愛心基金會


七十多年前,范和鈞創辦勐海茶廠是為了實業報國。

七十年多年過去了,“惜茶愛人”成為了大益不變的初心。

2005年11月,66名趕馬人和99匹騾馬組成的大益愛心馬幫,馱著大益普洱茶,溯源歷史印記,從勐海茶廠啟程,沿著險峻的滇藏茶馬古道,跨越4000公里,歷時7個多月,抵達西藏拉薩和日喀則。沿途共籌集善款200多萬元,捐建10所大益希望小學。

2006年8月,大益集團贊助《我的長征》,捐資1000萬元設立“大益愛心基金”,為沿途貧困地區實施一系列興教助學項目,援建了20所大益希望小學。

2007年6月,大益集團捐資200萬元支持《祖國不會忘記》,紀念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80周年,慰問紅軍老英雄、親屬及其所在部隊,直接受益人群近萬人,同時援建了2所大益希望小學。

這三次行走成為大益愛心公益的緣起。



為了更好的扶貧幫困、助學育才、奉獻愛心、關愛社會,大益集團在2007年成立了云南大益愛心基金會,這是中國茶行業首家獨立出資成立愛心基金會的企業。

吳遠之說,“行善要及時,慈善也很美。” 

從2005年至今,大益愛心基金會在全國援建41所大益希望學校,幫助了2萬多名孩子告別危舊校舍,走進寬敞明亮的教室學習科學文化知識;在全國24所大學建立“大益愛心獎學金”,獎勵和資助近千名優秀及困難大學生順利完成學業。

十多年過去了,大益的愛心公益之路,越走越寬,越走越遠。

2017年初,為了順應時代的變化和需求,大益愛心基金會開始構建有影響力的校園公益品牌,運用互聯網思維、搭建信息化管理平臺、完善內部和項目管理機制,聚焦校園公益和茶人公益,打造青年益工社示范校,推動茶人公益更上一層樓。

實際上,自2010年開始,大益愛心基金會就開始系統實施 “愛智美”公益項目:愛心茶室(愛)、茶道課程(智)、茶道藝術團(美),至今已在全國67所大中院校開設了愛心茶室,在83所高校開設大益茶道課程,在42所大學設立高校茶道藝術團,以及在70所大學成立青年益工社,為數十萬大學生提供了愛心傳遞、公益實踐和茶文化體驗的平臺。

在大益集團,茶不僅是一門生意,更成為一種對待生活的態度。在從事公益的過程中,那份源自傳統茶文化的對生命質樸的感動和體悟,都匯聚成四個字——惜茶愛人。


“一躍千年”的曼班三隊


在勐海茶廠廠長曾新生的微信朋友圈,每到春茶季,總會看到“上山收茶”的字樣。上山收茶,不僅是大益茶多種產品的原料來源,更是大益“扶貧富邊”的最好佐證。

近幾年,勐海茶廠開始致力于“百企幫百村”精準扶貧工作。曾新生帶領團隊,成立了精準扶貧領導小組,并擔任領導小組組長,以產業扶貧為突破口,幫助貧困茶農盡快脫貧。

布朗山的深處,有一個名為曼班三隊的拉祜族寨子,是勐海茶廠精準扶貧行動的對象。這里僅有17戶50多人。他們長期封閉,與世隔絕,生活極度貧困。

上山收茶的曾新生曾這么說,“曼班三隊雖在著名的茶區布朗山,卻種不出好茶。近幾年來在當地政府的幫扶下,他們也開墾種植了大量生態茶園,但由于不懂種植技術,茶園產量低、毛茶品質差。” 

于是勐海茶廠結合自身優勢,決定“扶貧先扶智”,以提高村民自身技能為突破口,讓他們依靠種茶就能致富。

2017年8月的一天,曼班三隊22位村民走進了勐海茶廠,參觀了大益館、生產車間、大益茶庭。此行讓他們大開眼界。村小組支部書記扎坎激動地說:“有大益的熱情幫助,我們脫貧致富的動力更足了。”除了讓村民“見世面”,公司還向村民捐贈了18臺割草機及雜草防護罩,并為他們開展茶葉種植、茶園管理、茶葉加工等方面的培訓,讓他們知道什么是好茶,怎樣種好茶。

同時,大益還為曼班三隊修建了茶葉初制所,現場教授村民茶葉初制技術,并與原料供應商、村委會簽訂了干毛茶采購三方協議,每年收購毛茶5噸左右。為增加貧困人口收入,勐海茶廠還優先為曼班三隊村民提供就業崗位。

自此,這個之前幾乎還處在絕對貧困狀態的寨子,一躍變成了社會主義新茶村。


勐海茶廠的另一掛鉤扶貧點——舊過村委會,有農戶491戶,全村共有茶園5567畝。由于長期缺少資金、勞動力等原因,自身發展動力不足,2014年全村還有一半農戶處于貧困狀態。于是,勐海茶廠將該村納入原料收購范圍,組織村民們交流學習、培訓加工技術,保證了他們的毛茶銷售渠道暢通,穩定了他們的經濟來源。如今,舊過村委會的貧困戶都脫了貧,過上了種茶致富的好日子。

因大益集團而種茶致富的,不只是曼班三隊和舊過村委會兩個村子。

勐海茶廠改制14年來,毛茶收購覆蓋了勐海縣9個鄉鎮,36個村委會,212個村小組,收購量占縣內毛茶產量的一半左右。2004年至2017年,共收購毛茶11.8萬噸,收購資金37.71億元,惠及縣內20多萬茶農。截至2017年,已累計從勐海縣的2978戶、11693名建檔立卡貧困戶手中,收購了總價1.3億元的毛茶3861噸,帶動2693戶貧困戶、10539名貧困茶農靠種茶脫貧致富。

許多茶農說起大益對他們的幫助,無不豎起大拇指。“這幾年市場價格波動大,當有的茶企向茶農賒購茶葉的時候,大益卻始終做到了現款現結,而且從不隨意降價,對我們的幫助實在是太大了。”茶農們如是說。

在2018年10月17日中國第5個扶貧日之際,勐海縣成為云南省首批退出的15個貧困縣之一。當天,大益集團董事長吳遠之被云南省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表彰為“社會扶貧模范”。

吳遠之說,“茶有大益,不僅在于能促進健康之益,還在于通過產業帶動邊疆少數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為茶農謀利益,為群眾謀利益。”

作者:魏東月



体彩重庆百变王牌结果